• 1
索引号: 009347908/2017-07886 发布机构: 区公安局
发文日期:: 2017-09-20 主题分类: 队伍建设
文 号: 关键词:
内容概述:

"那一道疤,是我最骄傲的勋章"--辅警杨川

过去他是一名武警,现在他是一名辅警,要说他身上有何显著变化,那就是他更加感性,当面对群众疾苦时,眼眶容易湿润。近日,记者走进大足区公安局东门派出所,采访了一名辅警——杨川。

黝黑的皮肤,稍显疲倦的面庞,因长期熬夜而无法消褪的黑眼圈,这是我对面前这位辅警兄弟最简单的印象。我和他在办公室面向而坐,他挺直了腰杆,双手垂放在腿上,一眼就能确定他有过部队经历,他对我说:“18岁就入伍当了武警,20岁退伍后回到地方就干起了辅警工作。”我问他:“你有后悔吗?”,他说不后悔。

那一次抓捕,他手掌被贯穿

“辅警不能办案,只有在抓捕嫌疑人时帮点忙。”杨川说,辅警是没有执法权的,只能协助民警办案,那么最能发挥协警作用的时候就是协助抓捕犯罪嫌疑人或者是干一些巡逻工作。

那天下午5点过,杨川和民警王超外出巡逻,他们的巡逻时间是下午6点至晚上12点。因为最近派出所接到多位群众报警,大足区龙岗地区接连发生摩托车失窃。

当警车巡逻到大足浓荫渡水果市场时,民警王超故意放慢了车速。这里距离摩托车失窃案发地只有500米,是大足建材、水果的交易中心,人员流动大,环境较为复杂,是他们此次巡逻的重点区域。坐在警车上,杨川认真的搜寻“猎物”,当他的目光与街边一名穿黑色短袖的中年男子四目相对时,没有多余的反应,该男子撒丫子转身就朝市场里跑。快停车!杨川没有等同事把车停稳,就已经跳下车向前追赶。

穿过市场,转弯进入一废弃工地,男子亡命的跑,杨川与王超紧追不放。慌不择路,男子跑向高低不一的破碎水泥板铺砌而成的“路”。在追逐过程中,有一块有黑色塑料袋的草丛,王超准备抄近道,却不料草丛处是空心的,一脚下去王超因重心不稳摔倒。杨川紧跟男子,眼看男子距离自己仅一手臂的距离,他迫不及待想抓住他,一伸手,却不料被脚下的一根钢筋绊倒,双手撑地,右手掌正好被一根废弃的钢筋正好贯穿,顿时鲜血直流。相隔几米的同事王超看到这一切,惊呼跑来,想扶起他。杨川喊:“我没事,先抓人!”他艰难地爬起,硬生生把手掌从钢筋上拔了出来,鲜血从掌心冒出,深红色染满整个手掌,杨川望着已经跑远的男子,深深地叹息。

后来,杨川被同事送到了医院,打了破伤风针,伤口也得到了有效处理。派出所的同事此时传回消息,男子已经抓获,就是近期盗窃摩托车的嫌疑人。后来,所长对杨川说,抓捕罪犯与保证自身安全同样重要,有时候需要讲究策略。

如今,那道伤疤成了杨川最骄傲的勋章,他说,辅警与民警都一样,面对危险都不会退缩。

那一声感谢,他落下了眼泪

那天早上,一位50多岁的大娘急匆匆地跑进派出所,拉着正在门口的杨川就说:“警察同志,我手机掉出租车上了!快帮帮我。”这位大娘说,她家里有两名癌症病人,一个在重庆主城医院,一个在大足医院…话还没有说完,大娘已经开始哽咽。杨川不敢细问,怕她哭,只想尽快帮大娘寻回手机。

从哪上车,在哪下车,什么时间段?从大娘口中获知这些信息后,杨川通过这些信息调取视频监控,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核实比对,以此确定大娘乘坐的出租车信息,然后联系驾驶员,最终把大娘的手机找了回来。临走前,大娘用手指着杨川的胸前的号码说:“XQ0023是你的警号吗?我记住你了,谢谢你。”

望着大娘离开的背影,杨川感觉毛孔舒张,心中一股暖流流遍全身,他转过身,用手背擦拭眼泪。

有人不理解,他成发泄对象

杨川说,当群众不理解时,别说辅警,就算是警察一样会成为发泄对象。

就在前几天,大足城区里一对夫妻因感情纠纷吵架,杨川与同事前去调解。女子没有回家,住在酒店,男子在酒店找到了她。当杨川和同事赶到时,两人已经打了一架了。男子要求民警,替他要到女子情人的电话,女子矢口否认,杨川好言相劝,却遭到男子的无端指责,说他没有用,不起作用。

杨川和同事没有跟他们计较,将两人暂时分开,一对一进行调解,当两人冷静下来后,把他们带回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杨川听了两人纠纷的来龙去脉,原来是男子不喜欢女子打麻将,女子便谎称回老家,实际上却在大足某茶馆打牌,晚上就在酒店里住,而男子则听别人说他的妻子最近一直在大足某酒店里,于是男子便怀疑妻子有了外遇

找到问题症结,两人的调解工作很快就结束,最后两人和好如初一起离开了派出所。

杨川说,这些事很小很平常,他早已习惯。他说,以前妻子也会埋怨他工作加班多、时间少,但自从他那次受伤后,反而再也没有提及。因为妻子知道,杨川把辅警这份工作,当成事业在干。

【字体: